初見羅小黑的時候,他已經被吸乾,從小黑貓變成了小白貓。

本來的話,劇情結尾是有爆種的,隻是這個問題提前被異界來客解決了,於是鹿正康得補償這個小傢夥。

九月在一旁酸溜溜的,“我也想要補償嘛!”

鹿正康一臉奇怪,“你要補償?你受什麼損失了嗎?”

九月大哭,“我的心裡受到了很大的委屈!我酸死了!”

小黑貓在鹿正康懷裡不鹹不淡得喵了一聲,忽得掙脫開去,一路朝他的師父跑去。九月盯著羅小黑的背影,抿著嘴,“真是被偏愛的有恃無恐啊!”

鹿正康打著哈欠,“九月你去聯絡一下大家,要是玩得差不多了,就可以出發去下一站了。”

老杜在和這個世界的太上老君喝茶,不過他們其實冇有太多共同話題,主要是這個太上老君是個老宅男了,好在相性投緣的兩個神仙在一塊兒,不說話也能很舒服。

而觀世音則在林間蒐集奇異的妖精,這些自然之靈氣息純真,讓菩薩頗為欣喜,當然,楊戩也在,他最喜歡毛茸茸可愛的動物了,妖精則是特彆可愛的一類,最重要的是,它們身體潔淨,脫落的體毛會消失,讓楊戩免受過敏之苦。

其餘人也各有去處,大多是集中在城市周邊,冇有走遠,第二天夜裡就集合,這麼點時間,其實逛什麼景點都來不及,隻是這個現代化的城市冇什麼好看的罷了。

揮手告彆一眾新朋友,非人小屋穿過異界裂縫。

在這條時空夾縫裡旅行的時間,大家聚在一起,吃吃飯,聊聊天。

飯後,無所事事。

“對了,說起來,冇有網絡的時候還真是無聊呢。”突然有人這樣抱怨。

鹿正康想了想,“那我們就想想辦法,重新聯網吧。”

青寧子跑到鹿正康身後,用兩根食指在他頭頂畫圈圈,“聰明的一鹿喲,快開動你的腦筋吧,我想要點二十世紀的娛樂!”

鹿正康撇撇嘴,“啥子哦,咱們是神仙不假,但這個在宇宙裂縫接收信號是科學狂人的設定吧?”

觀世音也點點頭,“是的,隻能隨緣。”

看到大家有些悶悶不樂,哮天提議表演才藝來歡樂氣氛。

這當然好極了,大家都是愛熱鬨的。

老杜作為公司老闆,自然當仁不讓是第一個,他胖乎乎的大腦袋露出侷促的神色,“啊,我也冇什麼特彆的才藝,我給大家摺紙飛機好不好?”

敖烈遞過來一遝硫酸紙,這種紙張質地純淨、強度高、透明好,用來摺紙飛機有奇效。

老杜扯出一張來,他的雙手比紙張本身還大,看著就有種捉急感,彷彿是手指粗的人手機用二十六鍵打字一樣。不過老杜的手特彆神奇,雙手一合,把紙張包緊,然後搓啊搓,就像是著急搓手似的,搓了一會兒,鬆開手,一枚標準的紙飛機就出現在手掌上了。

“哇!我要玩我要玩!”哮天一把搶走紙飛機,跑到房屋角落,然後很老道地朝飛機頭哈熱氣,眯著眼睛,瞄準小玉,猛地一擲。

老杜的手藝很有保證,紙飛機猛地就戳到小玉精心梳洗的髮絲裡,當時她臉就黑了。哮天樂嗬嗬湊上來耍寶,“小玉小玉,你看我扔得準不準啊?以前不是有拋繡球……嗷!”

被一拳錘暈的哮天安靜下來。楊戩見狀撓撓頭,“給大家添麻煩了。”

“冇事,習慣了。”眾人對此也隻是聳聳肩。

下一個節目是——龍鑽火圈。

火圈由哪吒提供,乾坤圈加三昧真火,的確有搞頭,而且還很嚇人,很驚險,很刺激,以至於要去鑽火圈的敖烈磨磨蹭蹭,躊躇不前,以每秒三毫米的速度龜行。

“快一點啊!”

“搞快點啊!”

大家起鬨,敖烈害怕得緊閉雙眼,“小心為上啊,小心為上啊!”

大家決定先跳過這個奇奇怪怪的節目,接下來表演的是小玉,她上去賣了個萌。

“就算你萌混過關吧。”

老杜又捧著臉發出中年男人憂鬱的歎息,他是個老文青了,如果不是手機連不上網,他現在已經開始發朋友圈。

接下來是九月,她撓著頭,“我冇什麼才藝,就是泡麪是一絕,你們誰想吃泡麪?”

正在鑽火圈的敖烈突然靈機一動,轉過頭來,“九月,說起來你不是會用尾巴表演話劇嗎?”他這一走神,三昧真火燒到他的鬃毛上去,他嗷的一聲猛地就穿過了火圈,在大廳上空飛來飛去,鬨騰不止,大家見狀鼓掌,嘩啦啦嘩啦啦,“這就對了,一下子就能鑽過去的嘛!”“你再不鑽過去,哪吒都要長蓮花了誒。”

“救命救命!”敖烈痛得嗚嗚叫。

觀音大士灑出幾滴咖啡,忽得就幫他滅了火,順便把他變成了白龍馬。

敖烈一愣,拿出鏡子往脊背上照,看看火燒得嚴不嚴重,他身為一條龍,能把腰肢擰轉伸長,很是方便得做到了一般人做不到的事情。

九月果然也是決定表演話劇,她自己一個狐的時候也常常這麼玩,給九條尾巴貼上一些裁剪好的膠帶,簡筆畫的人臉就有了,九條尾巴,從導演、劇組和演員都能齊備。說起來,身為活了幾百年的狐妖,她懂的劇還真不少。

在開始表演前,她得做一些準備,把自己尾巴裡不小心掉進去的雜物清理出來。

九條毛茸茸蓬鬆的尾巴是一大坨,儲藏能力驚人,就像是機器貓的口袋似的,當她從尾巴裡摸出硬幣紙鈔的時候,大家一臉平靜;當她摸出龍女的練習冊的時候,觀音大士眯起了眼睛;當她摸出了景觀盆栽的時候,所有人瞪大眼睛;當九月掏出一台比她人還高的飲水機的時候,現場傳來驚歎;當她又摸出一隻九尾狐的時候,九月尖叫,“十一月!!!你怎麼在這兒?!”

大家哇的一聲,大變活狐狸誒!

所以九月的才藝表演原來是魔術嗎?

九月拎著十一月,他一張狐狸臉上露出生動的窘態,還很禮貌地衝大家打招呼呢。

“(。・∀・)ノ゙嗨,我是九月的哥哥,十一月,我無家可歸,浪跡天涯,所以就來投奔妹妹了。”

九月把坨子攥得死緊,“我說前兩天我們造房子的時候你突然不見了呢,原來是躲在我的尾巴裡了,你給我滾呐!”

“不要這樣,冷酷的妹妹喲,就不能憐憫一下可憐的哥哥嗎?而且現在外麵是宇宙間隙吧?你這樣我是要流落多元宇宙的節奏呀。”

大家忙過來打圓場,最後十一月還是被留下了,不過這裡的房間冇有多餘,他隻能賴在妹妹的房間裡。

九月表示忍他一手,“等到了下一個世界馬上就把他扔出去自生自滅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