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明鳥是存在的!”

駱詩奇瞪著眼睛,當他對錶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,心裡一百分的肯定。

“她是神鳥,會帶著我去西山的。”

表妹正在努力盯著池塘的漣漪,在一重重的波盪裡,水麵青萍就起起伏伏地,也不知是它跨過水,還是水跨過它。駱詩禾的這種態度,是一眾莫大的諷刺,駱詩奇終於說不下去了,他此後再也冇有對錶妹提過什麼重明鳥。

他不止一次夢見過重明鳥。

她的長相是素雅的,而不是端莊的,她不是那種深宮裡的貴女,她的麵相也應當是妖媚的,濃深的,向兩鬢蔓延的暗紅色的眼影,柔膩的唇莢就像是能開口吐出一個春天一樣。這樣好看的女人是不會留在宮城裡的,她也必然是會藏匿在深厚的,彷彿霓光一樣的柔軟羽毛下的。

有一萬種可能,讓駱詩奇在幻夢裡演繹她的眼睛,重明鳥,重瞳的女人,上古的倉頡便是一個重瞳兒,她會是卓爾不凡,帝王的氣象,這樣一個帝王一樣的女人,是世界是最美的鳥。

男人追逐最自由的雀鳥,在此之前,會先準備好關押她的籠子。

駱詩奇他不是這樣,他的心中充滿的是古典式的愛情觀念:與美麗的,優良的異性在一個空闊的,冇有人煙,哪怕長滿荒草,屁股下是硌人的石子,潮濕的泥地,旁邊是一條飄著孑孓的半死不活的溪流,頭頂是夜晚月光大亮的天穹下,這樣的一個地方,就像是少年心中的荒地一樣——繁衍,他要的是無窮儘的過程而不是某個具體到需要命名的結果。

假若能就此帶他飛離地麵,在西山,太陽落下的時候,駱詩奇想到那樣的場麵會由衷顫栗,他會希望重明鳥,長出羽毛和鋒利的指爪,將他的胸腹剖開,活活吃下他的心臟。

小年燈會,三弟告訴他,大哥也告訴他,父親告訴他,四位媽媽也告訴他,當然,表妹也說過,屆時會有燦爛的煙火表演,叫他去一個視野開闊的地方,可以完整地欣賞。

然而,他現在踏步進入一個深深的庭院,冇有開燈,穿過正門,也繞過一層的照壁,地麵上有飄漾的白色煙霧,就想是他的某幾次詭譎的夢境一樣,在主屋的內裡,有橘黃色的光亮起,巨大的鳥類的影子就穿過一重重桌椅板凳,投射在駱詩奇的臉上。

他渾濁的目光明亮起來,因為藥物而略微的臉色也急速地泛起紅潮,在那屋子深處,走來一隻妖鳥,確然,和他想象樣,嬌媚的臉龐,在濃烈的幻覺裡,他似乎看到她臉上的色彩在極度的生命力中彌散開來,就像是擴張的苔蘚一樣,深紅的眼影,漆黑的眼廓,鉛白的麵頰,還有一對彷彿春桃一樣柔嫩鮮美的唇莢。不隻是臉上的色彩,她的羽衣羽冠,在每一根翎毛的抖擻中,人眼所能接受的一切光和色都在爆發。

重明鳥的每一步都在他眼中拉長殘影,就像是一條瀰漫在三維空間的長蛇,每一塊鱗片都藏匿著一個絢美的重明鳥的化身。

駱詩禾走出屋簷,看著庭院裡癡癡的駱詩奇。

這個傢夥啊,從來都是一個孩子,哪怕二人相處的時候,她是扮演著無理取鬨的角色,可他也在努力汲取她身上流淌出來的女性氣質。

駱小姐輕輕踮腳,她也是有一些功力在身的,至少輕功就不錯,半步登仙,旋轉著,上行,在駱詩奇的驚喜目光裡,她就像是一隻旋轉的花扇,像一個沖天的鞭炮,羽衣揮灑如嬌花斂月,慢慢地,裙底伸出她嬌羞的,白綢的鞋子,在青黑的瓦片上一觸,又浮起來八尺高。

展開雙袖,大翼飄飄,背後,燈會宏大的煙火,炸裂的橙紅色的花如億萬繁星般盛放在月兒匿蹤的黢黑星夜,是重明鳥美好的註腳。

駱詩奇抿著嘴,嗚嗚地哭起來,“表妹!你快下來,屋頂不安全!”

駱詩禾在屋脊上單足站定了,居高臨下,顧盼生姿,“駱老二!我問你,你要娶我嗎?”

“娶,今生非你不可!”

她便歡歡喜喜地下來,一下就撲進了駱詩奇的懷中,他瞪著眼睛,看著她的眸子,佩戴了狄叟製作的美瞳,她原本棕黑色的虹膜外有多了一層豔紫的環帶,重瞳子的美是不可想象的。

“表妹,你……”他感到自己的魂魄都在被這雙重瞳抽離,於是便毫不猶豫地接近她。

駱詩禾慢慢閉上眼睛。

歡呼聲乍然響起,一大幫門客蜂擁著從屋後繞出來,“恭喜!恭喜!恭喜二位喜結連理哇!”

他們可不敢不出來,免得接下來的場麵出現有悖禮儀的行為。

駱詩奇把表妹放下來,他衝過來,在相熟的幾個教頭肩膀上擂了一拳,是歡喜的,又團團抱拳,“真想不到,各位有情有義,幫我這樣的大忙。”

混江龍搔搔頭皮,“嗐,誰冇有年少愛幻想的時候呢。”

大家點點頭,深以為然。

“今天的事情,不足為外人道也。”駱詩奇擺擺手,接過解藥,把體內殘餘的一點藥性化解。

“好些了嗎?”

“嗯,不暈了。”駱詩奇嘿嘿一笑。

“那我們就先走一步了,要去看燈會啊。”教頭們會意,紛紛離開。

鹿正康當然是旁觀了全過程,雖然角度有限,但還是覺得蠻有趣,他在離開彆院前,目光很自然地回望了一下,庭院裡,駱家的兩兄妹已經開始互訴衷腸,不過鹿正康看的卻是東牆的牆頭,那位修士正坐在那裡。

坤道意興闌珊地從圍牆上跳下來,她其實想看親吻場麵的。

閒來無事,她決心去度一度那個有資質的凡人。

鹿正康拜彆了一眾教頭,打算自己去燈會猜燈謎,這時候,他就感到脊背熟悉的發麻。

是那個修士,又跟過來了。

他依舊是裝作什麼也不知道,直到現在為止,他有些習慣那人的存在了。

湧入人群,雖是素未謀麵,大家卻笑靨紛紛。鹿正康走到一處花燈下,此時坤道正對著紙媒施法,待他扯過燈謎細觀瞧,上麵的文字已經更易:峰前雁行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