鹿正康盤坐在精煉礁石高爐前,這東西就兩米高,花了他一晚上忙活,這個星球的晝夜都比較長,一晚上也有三十一地球小時,這是寒季,不知道暑季的時候是不是夜晚會短些。

深夜是苦寒的,尤其到了後半夜的時候,天穹的暗紅色一點點褪去,天經大星升到天頂的位置,隨即南方的天空就暈出冰藍色的光,日星還冇升起呢,就是這樣微妙的狀態下,俯仰天地,刺骨的藍光把萬籟的軌跡都模糊消融。

天上的霆鱬慢慢移動,是天空裡一條條的陰影,扭曲又伸直,不緊不慢,天地之間離得很遠,流雲又被高空的風吹刮成細細的紗霧,大氣生物的輪廓都看不真切,就像是天上另一個國度的臣民。

鹿正康的側後方,圖圖卡•夢遊蜷著身子,不知不覺酣眠起來,呼嚕聲細碎地彷彿鏡湖泡影,而他守著灼熱的純青篝火,周圍很溫暖,明亮的火光被藍色的天光攥住,也變得溫順起來。

鹿正康不時添柴,一點點在火堆周圍疊起磚石,縫隙用廢渣石漿填補,到最後,一座高爐看著像模像樣,等他完成了這座簡約土高爐,日星也冉冉升起了,粉紅璀璨的朝霞美得不可思議,世界就像是神的一滴水彩,海浪的潮汐聲呼呼隆隆地澎湃在前方的棕櫚樹林後。

鹿正康為這美色吸引,站起來闊步朝海的方向跑去。

圖圖卡被陽光驚醒,一看四周,巨靈不見了,他慌慌張張地四處眺望,遠處,他的一個族人指著大海的方向,圖圖卡撿起淬血矛,邁開小短腿穿過樹林,看到在海邊矗立的鹿正康,巨靈不言不語,不動不搖,隻是挺立著,露出一個雄壯灑脫的背影,太陽在東南部的天穹懸掛,朝霞把巨靈的輪廓映成染坊裡迷濛的蒸汽,是扭曲混淆的,邊緣暈著細細的毛刺一樣的光線,圖圖卡悄然跪伏,他不知道巨靈的舉動有何深意,但他知道自己隻需要服從。

鹿正康看著眼前翻滾黑浪的海,他曾在自己購買的模擬艙裡體驗過許多美景,外星球繽紛燦爛的一切,大美無言的意境是每個現代人都經曆過的。模擬艙的體驗很真,畢竟是直接溝通大腦的,可《三次世界》的體驗比那種家用模擬艙又更進一步。

不隻是感官上,更有那種深沉的感動。

望望天,星辰隱冇在大日的光中,不知道蘇湘離現在如何了呢?

鹿正康還記得藺上校單獨找過他,關於蘇湘離的心理測評。他倆的情況畢竟是特殊,一是未成年,二又是情侶,三來又有互換意識的特殊“疾病”,第四,他們又都是BUG體質。

所以鹿正康與蘇湘離的心理健康是格外受到關注的,經過幾次測試後,心理谘詢師說可以放心鹿正康的精神狀況,他有很強的自我調節能力,不過蘇湘離的人格顯然還冇有徹底健全。

相知多年,鹿正康也是一點點看著自家小女友成長的,她從小就聰慧機敏,隨著年紀越來越大,歡脫的性格開始向溫柔矜持轉變。

彆看她平時總是喜歡粘著鹿正康,可毫無疑問,她是一個獨立自強的女性,她能在陌生的環境照顧好自己,隻是,雖然知道,鹿正康還是放心不下她。不管她走得多遠,活得如何瀟灑,蘇湘離永遠是鹿正康心裡那一隻嬌弱的天鵝。

親人之間的這種掛念似乎總是難以啟齒的,就像鹿正康眼前的海,把無言的愛都藏在浪花深處,不管如何,蘇湘離,你要好好的,等我把星際穿梭工具造出來,第一時間就來接你回家!

鹿正康對著大海高喊:“努力!奮鬥!”

他呼一口氣,哈哈地笑了一會兒,轉過身,圖圖卡還趴著呢,他走過去把他拉起來,“走,你找人,食物,吃飯,我要忙碌。”

圖圖卡費力地理解巨靈的話語,他茫然了一下,然後若有所思地跑開,鹿正康提了一個木桶,鏟了一桶海砂,倒入高爐開始灼燒。

沙子融化結晶,鹿正康探手進去捏了一團,搓搓圓,玻璃珠子泛紫色,[堅硬一級,結晶五級,美觀三級]

鹿正康把剩下一點玻璃搓了個螺紋圓錐,與精粹木棍鑲嵌在一起,一根全新的長矛就完成了,[堅硬三級,鋒利三級,破甲二級,放血三級,美觀三級]

“就叫結晶槍吧。”鹿正康稍稍揮舞了一下,挺酷,淡紫色的玻璃錐透過陽光,在沙灘上投下一片波紋瀲灩的紫晶暈影。

鹿正康繼續熔鍊玻璃,他想造一副玻璃甲,這時候,圖圖卡回來了,帶著一隊捆好的契卡人。

“巨靈,請接受食物供奉。”

鹿正康指著那些被捆縛的灰皮仔,“他們,誰?”

“您的食物。”圖圖卡小心翼翼的。

“我要的,勞力,還有食物,人不是食物。”鹿正康很努力地想把話說清楚。

圖圖卡這才如夢初醒,把他帶來的奴隸解綁,這些是部落鬥爭時被擊敗的戰士俘虜,他們一部分會被用作苦役,一部分會殺死,屍體用於養殖沙鼠。

鹿正康拄著光輝燦爛的結晶槍,戴著猙獰麵具,氣度宛然,這些奴隸立即就跪伏下來高呼巨靈,很上道。

鹿正康便指揮他們去海邊挖掘乾淨的沙土,圖圖卡又跑了一趟,取來沙鼠肉乾、清水、漿果若乾,堅果若乾。

哪怕身在遊戲異界,鹿正康對食物也不馬虎,先做兩個玻璃鍋,肉乾切塊燉煮,再去煮一鍋海水。

這海水看著黑沉沉的,屬性也比較奇妙,[混合毒性一級],他略略品嚐,鹹澀,苦味不重,煮到一半,結晶析出,但還不是鹽,是黑藍色的結晶,浮在表麵,屬性是[混合毒性二級],鹿正康把它們撇去,海水清澈了起來,最後得到了一些白色結晶,鹹味挺正的,冇有毒性。

鹽有了,玻璃有了,這要是商業發達的地帶,鹿正康都已經走上致富道路了。

但現在,隻不過是改善生活的小進步罷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