布萊麗娜看著那扇遍佈花紋的尖拱門,笑道:“總算髮現一個意料之外的東西了。”

約納斯也大為讚同,“不錯,真正的冒險纔剛剛開始。”

“接下來怎麼做?”

高爾多的虛影搓了一個火舌術擊打在門上,約納斯有樣學樣,也打了一道火舌在門上,簡簡單單的火焰竟然有巨大的效果,直接把堅實的門板都撞破。

“喔哦!”布萊麗娜驚呼,門後彆有洞天,卻是一個古老的漆黑墓道,他們二人各自釋放燭光術,略略照亮通道。

“咱們是不是該通知老師?”

“彆了,這是屬於我們的冒險。”

男孩率先賣不,布萊麗娜緊隨其後,他們進入深幽的,遍佈粗壯藤蔓的彷彿生物腸道般曲折的隧洞中,迎麵就有一股森森的寒氣撲來,那種不適之感就像抬腳踩進了夜晚齊膝的湖水中,無數軟塌塌的青黑水草在小腿肚上滑動,有著黏糊糊、濕噠噠的噁心從下泛起。

二人為了驅散那種不適感,開始閒談。

布萊麗娜問道:“說起真正的冒險,學院為什麼會臨時放棄精靈之牙?”

約納斯伸手進衣領搔了搔胸口,護符硌得他有些生疼,“聽說是導師們發現異常,附近有一座鍛莫塔不翼而飛,所在的山都塌了。你知道的,就是《元素之力》提到過的那個‘南方鍛莫’,紮克之塔。”說這話的時候,他是有些心虛的,因為他知道那座塔現在就在先生的淨土裡。

布萊麗娜聽得頭昏,“所以說紮克之塔和精靈之牙是連通的?不過等等,《元素之力》什麼時候有那麼一句……哦,我知道了,你說的是‘南方山隘,巨人遊走’吧?”

“啥子?”約納斯仔細一想頓時明白過來,自己被圖書館裡的那條便簽耍了!“看來《元素之力》是不斷更新的啊。”

二人談得儘興,一時間也忽略了縈繞周圍的陰暗之氣,走了約莫有一分鐘,通道儘頭有一個尖拱入口,藉著魔法燭火球的白光朝內望去,那是一個墓葬室,有幾口豎棺擺在牆邊。

約納斯嗬了一聲,“我打包票,隻要再靠近一些,那棺材裡就會蹦出屍鬼來砍我們。”

暗精靈姑娘有些緊張,“那我們該怎麼辦啊,還是回去吧,叫導師和同學們一塊兒來。”

“冇必要,我都說了這是屬於我們的冒險,不準回去!”男孩板著臉,“你站我後麵,準備好防護,彆被誤傷了。”

布萊麗娜翻了個白眼,“你小子好大的口氣!”

身為學院派的正統法師,施法標準都是統一而嚴苛的,平時練習數百次,最緊要的還是戰前準備,被那麼多導師耳提麵命千千萬次,關鍵時刻能不掉鏈子一會就足夠了,一個合格的法師,就算和敵人對扔火球輸了,保命基本是不成問題的。

布萊麗娜施展了一手變化係超魔技巧——多重變化,木甲術、鐵甲術、黑檀甲術三重疊加。這強度,就是被攻城車正麵碾過也能毫髮無損,約納斯暗自撇嘴,給自己上了一個黑檀甲術,然後第二個木甲術愣是冇法疊上去,於是便給自己上了一個雷火鬥篷,再用一個心力護盾。

布萊麗娜稱讚他的護盾,“好酷的魔法。”

走過尖拱門的一瞬間,沙啞的嘶鳴果真響起,四個穿著朽爛鐵甲的屍鬼掀開棺材蓋,張牙舞爪,但還未等有任何動作就被布萊麗娜一道閃電鏈一次性帶走。

約納斯聳聳肩,“我本來打算出手來著。”

“有你表現的時候,大天才。”

二人一路破關戰將,來到墓穴最深處,這裡是雙層構造,站在高處向下俯瞰,一個碩大而奪目的青色透明紊流光明半球在急速旋轉,而內部更是隱約漂浮著一個遍佈神奧圖紋線條的黑球。

布萊麗娜:“那是什麼?好驚人的魔法波動!”

約納斯看了一眼那顆球體後,目光被一具屍鬼吸引過去,它坐在墓室中間的王座上,頓首垂肩,身前是一張石桌,上麵放著一條包裹得嚴嚴實實的棕黃色木乃伊,幾個赭色陶製陪葬甕,幾套黑鐵燭台,一柄法杖,還有朽爛的裹屍布胡亂堆積。

布萊麗娜興奮地喋喋不休,約納斯卻悄然抽出腰間長劍。那戴著黑檀牛角盔,半身甲露出土灰色乾枯皮膚的屍鬼眼中一點點亮起幽藍的火焰,它抬頭,直視前方,那裡有高爾多的虛影矗立,枯瘦的身軀如衰朽的鬆槐,雙目圓睜,那痛苦如江麵上的幻月,彷彿會轉瞬即逝,可終究朗照了四千年的時光。

“rahtiidnidkoraav.(父親,好久不見。)”

的確是好久不見!我的兒,今天我的傳人將會送你徹底安息!

這位屍鬼,正是高爾多的不孝子之一,傑瑞克•小高爾多。

布萊麗娜也注意到了這個傢夥,二話不說就是一個雷暴術過去,水桶粗細的湛藍電流把空氣都打裂,巨大的轟鳴聲呼隆隆傳遞到整個遺蹟,那邊的托夫迪爾等人這才驚覺有人不見,急忙開始搜尋起來。

一道雷暴術足以把最健壯的牛馬都打成焦炭,而屍鬼傑瑞克硬抗這一下,連動都不曾動半分。

“怎麼回事!”

約納斯一皺眉,“那個球有問題,你的結界學比我出色,去解決它,我拖住這個屍鬼。”

傑瑞克正與自己的死鬼老父親深情對視,而今被兩個小鬼攪擾了氣氛,頓時心裡一股怨氣與對生者的仇恨通通爆發出來,他一把抄起桌上的法杖,拔出腰間的寒霜附魔手斧,朝約納斯他們比劃了一番,斧頭敲擊胸甲,發出乾癟癟的鏗鏗聲。

約納斯一個大跳朝下落去,傑瑞克抬手用法杖打出一道雷霆,不過被男孩的護盾抵消,未能建功,隻是略略偏轉了他的落勢,這就足夠了,傑瑞克生前大戰無數,凶名赫赫,而今雖然神智渙散,可這種級彆的對決對它來說就是小場麵。

手斧高高揚起,這種古老的諾德斧刃形似一個直勾,不僅便於劈砍,還可以進行繳械,約納斯把劍收在腰間,隨著急速的下落,出手的機會也在瘋狂流逝,他緊繃了身體,對每一次攻擊都十分吝嗇。

傑瑞克燃燒火焰的眸子平靜無波,他知道,隻要自己與那個神器的鏈接還在,就不可能被傷害,哪怕山峰倒塌,也不會傷到他半點。

布萊麗娜死死盯著青色紊流結界,她知道自己一時半刻都難以破解其中奧秘,但所有魔法都是有共性的——會被閃電元素所擾動,施法者被閃電擊中後,神經係統受攻擊,節點阻斷,魔能樞腦內的魔能會流失一部分,而一個穩定的結界或魔法陣也是同理。

電光火石之間,兩個小學徒打出了完美的銜接。

布萊麗娜用一個雷暴術擊中結界,讓傑瑞克身上的加護狀態出現了一個空當,而約納斯的劍猛然一撩,把交擊而來的斧杖格開,威嚴的龍吼霎那噴出。

“伏斯——洛達!”

不可一世的傑瑞克•小高爾多宛如風中茅草般飛到半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