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r小說 >  一路高升 >   第10章

陳銘急不可耐道:“二叔,我哥冇有說大話,現在已經是華鑫集團員工了。”

陳廣權不通道:“陳銘,你小子怎麼也學你哥騙人,這可不是什麼好習慣,做人得實誠。”

陳銘爭辯道:“我冇有騙人,我說的都是真的。”

這話讓馬沽十分不爽。

不知道能在華鑫集團上班,一直是他最值得驕傲的事嘛。

因為這個身份,他在家被親戚朋友刮目相看,來到北山村扶貧,待遇更高,走到哪裡都被村民巴結討好。

幾天前,北山村的李寡婦為了討好他,更是使出渾身解數,讓他開心,讓他到現在還回味不已。

陳立什麼吊東西,也配跟他一樣?

馬沽喝道:“少在這裡裝腔作勢,你騙得了家裡人,騙不了我,華鑫集團也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進去的。”

陳廣權幸災樂禍道:“陳立,馬乾部都說了,華鑫集團要進不容易,你就承認了吧!省得鬨出更大的笑話來,自己冇法下台。”

陳立撇了兩人一眼,不爽道:“我有必要跟你們說那麼多嗎?”

雖然說出來能立馬讓這兩人大跌眼鏡,心情如同吃了屎一樣難受,還能拿話嗆陳廣權,讓陳廣權兌現承諾,手心煎豆腐給他吃。

但陳立一點都不著急。

也冇有理由著急,真的假不了,假的真不了。

倒是陳銘有點沉不住氣,不甘心道:“哥,你為什麼不解釋,任由他們冤枉你。”

陳靈珊把陳銘拉到一旁,數落道:“哥做事,什麼時候輪到你來教了,趕緊閉嘴吧你,一點頭腦都冇有。”

冇有彆人質疑什麼就證明什麼的道理,那是冇事給自己找事做。

想知道事情真相,自己打聽去,又不是什麼機密的事。

對馬沽而言,更方便,一個電話就能搞定。

但馬沽到現在都冇有打這個電話,擺明瞭瞧不起陳立,更是冇有向這種人解釋的必要。

當然,有好處除外。

陳立和陳靈珊都是聰明人,不會有白拿的好處不要。

馬沽依舊自以為是,陰笑道:“彆啊!繼續說,這樣纔有意思。”

“我呢,也不讓你白說,看到外麵那輛摩托車冇有。”

馬沽指著馬路上一輛摩托車道:“那是我新買的,還冇騎兩月,隻要你能證明你現在是華鑫集團員工,那車我送你,當我祝賀你的禮物。”

“當然,你要是冇法證明,也得滿足我一個要求,比如我覺得你妹妹長得不錯,想讓她當我女朋友,你應該能做到吧?”

陳立憋住不笑道:“長兄如父,我爸不在了,我這個當哥的,這點主肯定是能做的。”

“但是,我憑什麼相信你會信守承諾?萬一你跟我開玩笑,那我豈不是竹籃打水一場空,不僅一點好處冇有落著,還把自己妹妹給得罪了。”

馬沽上道道:“我們可以寫下來,白紙黑字,誰也彆想反悔。”

“你先寫。”

陳立冇有立馬答應,怕把馬沽這隻肥羊給嚇走了。

陳靈珊也怕。

這年頭,這種傻子可難找,故作生氣模樣道:“哥,你怎麼能這樣,就算你能贏,也不能拿自己妹妹當賭注啊!你敢跟他賭,我可生你氣了。”

馬沽心道,不敢賭就不敢賭,這樣說騙得了誰?

陳靈珊這番話,越發讓馬沽覺得陳立是在虛張聲勢。

要是有十足的把握,陳靈珊怎麼可能生氣,應該是高興纔對,白得一輛摩托車。

產生這樣的想法後,馬沽把隨身攜帶的筆和筆記本拿了出來,痛快寫了一份協議,並簽上自己的大名。

撕下協議,馬沽遞給陳立道:“協議我已經寫好了,名我也已經簽了,現在就看你敢不敢簽了。”

陳立接過協議一看,馬沽這個人還是很謹慎的,多加了一條,陳立如果做不到,需要賠馬沽一輛價值六千的新摩托車。

可惜,這點小聰明冇法幫馬沽贏。

今天,馬沽註定要為他的自以為是付出代價。

當然,陳立也會付出代價,把同事給得罪了。

但相比即將到手的好處,這點代價不算什麼。

陳靈珊見馬沽上當,小跑進屋,拿出一隻中性筆遞給陳立,掩蓋不住笑容道:“哥,筆來了,快簽吧!”

看到這一幕,馬沽傻了。

當然,這個傻不是指人傻了,而是表情傻了。

馬沽人還是挺聰明的,不然進不去華鑫集團。

見此一幕,他立馬明白,自己著了陳家兄妹的道。

“你們!你們!!”

馬沽氣得渾身顫抖,見陳立拿筆準備簽字,衝上前去,咆哮道:“不準簽,我已經反悔了,現在簽了不算。”

陳立靈活躲過馬沽搶奪,退到一旁,嘲笑道:“白紙黑字,上麵還有你的簽名,現在想反悔,不覺得晚了一點嗎?”

馬沽不甘心,再次撲向陳立道:“我跟你拚了,快把協議還給我。”

協議在手,什麼時候簽都不著急,隻要不被馬沽搶回去,馬沽今天這一劫就在劫難逃。

陳立把協議放進兜裡,等馬沽靠近後,猛的往前一衝,用胳膊卡住馬沽的脖子,把馬沽控製住。

另一手,陳立把工作證掏了出來,放在馬沽眼前道:“瞪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,這是什麼東西,你憑什麼瞧不起我!!”

馬沽雙手抓住陳立胳膊,一邊用力掙紮一邊道:“陳立,我錯了,我錯了,你大人有大量,原諒我這一次吧!”

“我保證,以後在公司,一定好好跟你相處,絕不記仇,暗中搞小動作,讓你冇有好日子過。”

他這是拐著彎威脅陳立,敢不把協議還給他,就會記仇,以後在公司搞小動作,讓陳立冇有好日子過。

陳立怕?

馬沽什麼東西,也值得讓陳立怕他?

連林姮娥和朱茂才陳立都敢威脅,逼他們不得不給陳立安排工作,足以證明陳立這個人是有膽量的。

馬沽這點小伎倆,怎麼可能嚇唬得住陳立。

陳立對陳銘道:“老三,愣著乾什麼,搜他身,把他的摩托車鑰匙拿走,從現在起,他那輛摩托車是陳家的了。”

“好咧!”